开具增值税发票是否就能证明存在交易关系?| 上海市华联律师事务所

一、案件情况概述

原告系一食品配料公司,长期为被告上海某食品公司供应食品原料,以供被告或者被告关联公司加工生产使用。2018年11月,原告起诉被告一般货物买卖合同纠纷案,主张货款。原告诉称,被告于2016年6月至2017年11月间8次向其订购鱼胶原蛋白产品,共计货款70万元人民币,订单下达后原告已向被告交付全部货物并向被告开具相应金额的发票。被告向原告支付了部分货款,但仍有75000元的剩余货款至今尚未支付。

图片

被告收到传票后,通过自查并核对账目和发票,确定自己并未拖欠原告货款,遂与原告沟通。但原告表示,自己公司核查发票的结果与诉讼请求一致,仍要求被告支付相应货款。被告沟通无果,遂委托王碧韵律师应诉。

二、案件分析

1、案件背景

王碧韵律师接受被告委托后,仔细了解了案情,查明以下事实:

(1)原告工作人员周某与被告股东李某系多年闺蜜关系,李某为帮助周某赚取飞单差价,多次应周某要求以被告名义先向周某指定的终端客户青岛某公司收取货款,再由被告以批发价向原告购买胶原蛋白产品,最后由周某直接以仓库名义向青岛某公司发货。

(2)被告通常与原告订购产品的买卖合同的交易行为均由周某发购货指令后进行操作,主要为付款,双方之间并无书面买卖的合意。

(3)开票指令均由周某发起,周某可能以被告名义开具发票,但并非被告与原告实际发生的购买交易。

图片

2、案件焦点

焦点问题:厘清8笔订单所开具的发票是否一一对应被告的付款清单。

3、案件经过

从被告向律师提供的证据材料来看,

(1)2016年6月至2017年11月间,被告向原告公司支付6笔订单,订购共计37万元鱼胶原蛋白,实际收货方为青岛某公司。截至原告起诉之日,被告已经向原告支付上述全部货款;

(2)从原告提供的对账单中律师查询到另有两笔订单的发票,分别为14.5元和16.8万元,虽然由原告向被告开具发票,但被告并不是这两笔货款的实际购买方;

(3)被告所获得的发票均由原告工作人员周某申请后,交予被告。

图片

经律师对上述证据材料分析,本案的关键人物实际上是原告工作人员周某对订单的确认。这也就是说,本案必须追加原告工作人员周某为第三人,才能查明案情。经律师多次与法官沟通,向法官陈述追加周某参加庭审的必要理由,最终使得案件得以顺利进行。

4、案件结果

庭审时,双方律师围绕争议焦点,对存在争议的2笔交易发生的全过程,包括买卖交易双方、货物名称、数量、金额、发货单、收货单等,证明交易真实存在,原告是否履行合同义务等展开辩论。经法庭调查,确定剩余货款确实尚未支付,但并非为原告与被告产生的交易,而75000元发票也系原告工作人员周某错误开具所致,最终经调解,周某表示愿意支付剩余货款,本案被告不承担任何剩余货款的支付义务。

三、案件引申

从本案中不难发现,原告提起本案的主要证据在于向被告开具了增值税发票,但并未收到相对应的货款。那么,开具增值税发票就证明双方之间存在买卖关系吗?开具增值税发票是否就能证明买受人已经履行了付款义务?

1、开具增值税发票就能证明双方之间存在买卖关系吗?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关于当前商事审判若干问题的意见》(沪高法民二〔2009〕14号)第五条“关于增值税发票证明力的相关问题”:

在买受人否认双方之间存在买卖关系的情况下,增值税专用发票能否单独作为认定双方买卖关系存在的依据?

增值税专用发票只是买卖双方的结算凭证,在没有其他证据予以印证的情况下,并不足以证明双方存在买卖关系。但增值税专用发票不仅记载有货物的名称、规格型号、单位数量,还标明了单价和金额,一旦由买受人向税务机关进行申报抵扣,本身就是对双方买卖关系的一种自认。因此,出卖人如果提供税务机关出具的买受人抵扣税款的证明文件,该证据就和增值税专用发票相互印证,在买受人不能提供充分的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法院应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72条 (现为第85条)第1款规定,认定双方存在买卖关系。

图片

因此,从法律角度来说,虽然增值税专用发票在没有其他证据予以印证的情况下不能单独认定双方存在买卖关系,但如果买受人向税务机关进行申报抵扣,就会形成对买卖关系的一种自认。出卖人凭税务机关出具的买受人抵扣税款的证明文件,在买受人不能提供充分的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法院很可能依法推定双方存在买卖关系。

2、开具增值税发票是否就能证明买受人已经履行了付款义务?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关于当前商事审判若干问题的意见》(沪高法民二〔2009〕14号)第五条“关于增值税发票证明力的相关问题”:

在出卖人要求买受人支付货款的情况下,仅有增值税专用发票及税务机关出具的买受人抵扣税款的证明文件,能否证明买受人已经履行了付款义务?

在买卖合同中,因增值税专用发票记载的全面性,它就具有了确定最终应付货款准确数额的作用。一般情况下,在交付货物的同时,或者在交付货物后、最迟在结算之前,由出卖人向买受人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买受人再依据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所确定的货款数额进行结算。故仅有出卖人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即使有税务机关出具的买受人抵扣税款的证明文件,也不足以证明买受人已经履行了付款义务。但是根据买卖合同当事人的交易习惯和合同约定,是以增值税专用发票作为付款凭证的,可以认定买受人已经履行了付款义务。

图片

法院应当要求出卖人,对仅有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及税务机关出具的买受人抵扣税款的证明文件的情况做出合理解释,并审查其合理性。同时,要尽量调查收集相关证据,进行综合审查判断。

因此,从法律角度来说,即便买受人已将获得的增值税专用发票进行抵扣税款,也不必然证明买受人已经履行了付款义务,法院仍旧应当对完整的交易进行综合审查,如果双方之间存在长期的合作关系,也有合同约定或者交易习惯证明增值税专用发票视为付款凭证的,可以认定买受人已经履行了付款义务。

图片

图片

▌执业领域

王碧韵律师主要执业方向为婚姻家事、企业投融资、公司治理等领域,同时还专注于为境内外企业和个人提供民商事合同争议、知识产权、劳动争议及刑事案件等领域的法律服务。

王碧韵律师有多年担任企业法律顾问的经验,为数家民营企业、金融机构提供公司日常治理、合规及诉讼法律服务;也为多家境内科技、医药、金融、贸易等公司提供专项法律服务,包括但不限于:投融资、兼并购、破产清算、劳动人事、融资租赁、知识产权、国际贸易、争议解决等诸多领域。

此外,王碧韵律师也与德国、澳洲、美国等国家的企业保持长期合作关系,为他们提供咨询、投融资等非诉法律服务以及合同类诉讼法律服务。

▌法律研究与著作文献

《不可不知的1999个生活法律常识》

▌代表性案例

· 为自贸区数家大中型企业的日常治理与合规提供专项法律服务

· 为自贸区某国企旗下子公司进行内部风险管控及破产清算提供法律服务

· 为自贸区某融资租赁公司催收项目提供法律服务

· 为某外企股权转让提供法律服务

· 为某些新三板挂牌及挂牌后企业合规经营提供法律服务

· 为多家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法律意见书出具提供法律服务

· 为数家澳洲、德国公司的知识产权、国际贸易领域提供法律咨询服务

· 代理境内当事人进行婚姻家事、继承、房产、合同纠纷、劳动人事等民事案件,代理境外当事人进行国际贸易等民事案件

… …

邮箱:hualian@hualianlaw.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华联律师事务所 来访接待时间:10:00~16:00 来访预约电话: 021 - 6333 1288
联系我们
上海办公室
上海市九江路333号金融广场8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