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华英案背后引出的问题 | 上海市华联律师事务所

▌案情概述

2023年11月28日,拐卖11名儿童、一审被判处死刑的“人贩”余华英案二审在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今年9月18日,该案一审在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被告人余华英以拐卖儿童罪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经审理查明:余华英于1993年至1996年期间伙同龚某良(已故)为牟取非法利益,在贵州省、重庆市等地流窜,将被拐儿童带至河北省邯郸市,寻找收买人进行买卖,以此获利,期间共拐卖儿童11名。

图片

图片

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余华英为牟取非法利益,多次拐卖儿童,其行为已构成拐卖儿童罪,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应予以严惩。遂作出死刑判决。

一审判决后,余华英当庭提起上诉,认为判刑太重。被害人杨妞花则对于一审判决的3万元民事赔偿金不满意,并且因此提请了刑事附带民事上诉状。

▌律师解读

一、余华英为什么会被判死刑

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条,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一)拐卖妇女、儿童集团的首要分子;(二)拐卖妇女、儿童三人以上的;(三)奸淫被拐卖的妇女的;(四)诱骗、强迫被拐卖的妇女卖淫或者将被拐卖的妇女卖给他人迫使其卖淫的;(五)以出卖为目的,使用暴力、胁迫或者麻醉方法绑架妇女、儿童的;(六)以出卖为目的,偷盗婴幼儿的;(七)造成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或者其亲属重伤、死亡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八)将妇女、儿童卖往境外的。拐卖妇女、儿童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妇女、儿童的行为之一的。

图片

此案中,余华英拐卖11名儿童,社会危害性极大,符合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加重情节,因此法定刑加重到十年以上,无期徒刑甚至是死刑。对于是否属于情节特别严重,对其判处死刑,法院具有一定的司法裁量权,因此一审判处余华英死刑是有法可依的。

二、余华英二审有没有可能“翻案”

在二审庭审中,余华英觉得一审判决量刑过重,并围绕此提交了一系列证人证言,“例如找了与她一起在外生活的男性证言,证明她2014年后没有再犯过罪”。余华英在二审法庭对一些不利的事实仍持否定态度,“例如对这些孩子有没有打骂恐吓,她回答没有、我不清楚。”据贵州高院,二审庭审中,余华英对一审认定其拐卖儿童十一名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当庭认罪,仅提出了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其辩护人提出余华英有坦白情节,认为量刑过重,建议从轻处罚。

图片

但是根据被害人杨妞花及其代理律师的描述可以得出,在11起拐卖儿童案件中,没有一起是余华英主动供述的,都是在杨妞花寻亲后,别人供述出来的,再找余华英核实,她才不得已供出来。从一审到二审,看不到余华英对自己行为的任何悔意。

综上所述,上海市华联律师事务所律师认为,余华英坦白行为的认定与否,很难削弱其拐卖儿童行为的社会危害性以及造成的社会不良影响,二审很有可能维持一审原判。

三、余华英卖自己的儿子属于拐卖儿童吗?

根据拐卖儿童罪的定义,应该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妇女、儿童的行为之一的。余华英卖自己儿子是有出卖目的,并且也进行了贩卖行为,因此是有可能将贩卖自己儿子的行为定义为拐卖儿童罪。

但是,余华英贩卖自己儿子的事情发生在2000年以前,根据1999年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全国法院维护农村稳定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将迫于生活困难、受重男轻女思想影响出卖亲生子女的行为不作为犯罪处理,而将情节恶劣的出卖亲生子女行为定性为遗弃罪。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某些农村地区出卖自己孩子的行为泛滥,因此将其思想的落后和生活的困苦作为拐卖儿童罪的出罪事由,对其不予以追究。

图片

而在2000年以后,便取消了出卖自己孩子不构成犯罪的规定。2000年3月20日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司法部、全国妇联《关于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有关问题的通知》之后,便规定将出卖亲生子女的行为认定为拐卖儿童罪,但需要以是否以营利为目的作为判断标准。

因此,认定出卖自己的孩子是否构成拐卖儿童罪还要受到时代背景和出卖目的的限制。例如,在以前人们因穷困不得不将自己的孩子卖掉来换取一些口粮,或者送给其他有抚养能力的人的行为一般不构成犯罪。但是在如今,由于社会条件的进步,儿童权益不断得到加强,如果恶意以营利为目的出卖自己的孩子构成拐卖儿童罪,若是因为生而不养,将自己的孩子丢弃或送人则构成遗弃罪。

▌总结

余华英拐卖儿童案,虽然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但是其在2000期间仍然继续做案,被捕后隐瞒真名和其他犯罪事实,抱着侥幸心理逃避法律制裁,导致众多家庭支离破碎。正义会迟到,但不会缺席,对于余华英这类重型人贩子进行严惩,是对其他抱着侥幸心理拐卖儿童分子的警告,愿世间无拐!

图片

▌执业领域

王律师的主要执业领域为刑事辩护和合同纠纷领域。

王律师累计参与办理的刑事案件近百起,为众多嫌疑人争取到了不起诉,为众多被告人争取到了缓刑或者从轻处罚。涉及罪名包括诈骗罪、合同诈骗罪、盗窃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敲诈勒索罪、强奸罪、猥亵儿童罪、非法经营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开设赌场罪、职务侵占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组织卖淫罪、虐待罪、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罪、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名。

王律师在合同纠纷领域亦有独到见解,通过诉讼、调解及仲裁等多种方式为当事人争取了合法权益,最大程度上挽回了损失。王律师尤擅买卖合同、租赁合同、赠与合同、借款合同、委托合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类纠纷案件。

▌法律研究与著作文献

《刑事案件家属自查手册》

▌代表性案例

· 顾某非法经营案,涉嫌销售危险化学品100吨,不予起诉

· 李某某诈骗案,涉案金额200余万,经辩护,最终检察院不予起诉

· 竹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不予批准逮捕,后解除取保候审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 尹某某诈骗案,不予批准逮捕,最终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 付某某开设赌场案,最终检察院决定不起诉

· 王某某盗窃案,审查起诉阶段公安撤回案件

· 黄某某职务侵占及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案,法院仅认定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最终量刑幅度大幅下调

· 韩某某组织卖淫案,法院采纳辩护人意见,变更罪名为介绍卖淫罪。检察院量刑建议五年有期徒刑,最终判处两年六个月有期徒刑

· 陈某某诈骗案,变更起诉罪名为非法经营罪,最终量刑由十年以上减为四年半

· 崔某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经庭审辩护,变更罪名为过失致人死亡罪

· 常某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变更起诉罪名为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进而量刑由十年减少为五年

· 杨某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罪,公安将其由嫌疑人变更为了关键证人,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 王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法院适用缓刑

· 于某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总涉案金额5.27亿,于某某任职产品部及运营部负责人,经辩护适用缓刑

· 李某某合同诈骗案,涉案金额25万,经辩护适用缓刑

· 张某某虐待致死案,检察院建议量刑五年有期徒刑,经辩护,法院最终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

· 杨某盗窃案,多次实施盗窃行为,经辩护予以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三个月十五日

· 张某某故意杀人案,经辩护法院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

· 王某强奸案,检察院不予批准逮捕,经辩护不予追究其刑事责任

· 王某强奸罪,经辩护,予以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

· 王某某猥亵儿童案,经辩护,予以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

邮箱:hualian@hualianlaw.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华联律师事务所 来访接待时间:10:00~16:00 来访预约电话: 021 - 6333 1288
联系我们
上海办公室
上海市九江路333号金融广场8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