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王」讨船77年,对日民间索赔胜诉第一案·上篇 | 上海市华联律师事务所

图片

日本侵华前夕,船王陈顺通两艘轮船被日本公司租借不还。此后77年,家族四代接力追讨,成为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胜诉第一案。

上海华联律所陈发银律师,为此进行了艰苦地代理,成功地维护了我国的法律尊严和委托人的合法权益,在国际上为我国的司法律师界赢得了较高的声誉。

图片

2014年4月19日,上海海事法院扣押日本商船三井株式会社的轮船“BAOSTEEL EMOTION”号,迫使三井履行法院在7年前就做出的判决,赔偿中威船运公司和陈震、陈春两人1.7亿人民币。

图片

民主与法治时报对本案件的专题报道

壹·补救之道

陈顺通通过国民政府赴日代表团,向驻日盟军最高司令麦克阿瑟递交了战时被劫财物偿还申请书,被告知两艘轮船已经“灭失”。

20世纪30年代的中国船王陈顺通,1895年出生于浙江宁波,14岁闯荡上海滩。在一次偶然机会中,因搭救国民党元老张静江而获得了其支持。

图片

被孙中山称之“革命圣人”的张静江

1930年6月,年仅35岁的陈顺通,独资买下一艘“太平号”轮船起家,在上海创办了“中威轮船公司”。

1934年,“中威轮船公司”又增加了“新太平号”“顺丰号”“源长号”等三艘轮船,总吨位已在2万吨以上。航线遍布国内和南洋(今东南亚)一带,业务一直拓展到当时的苏联,是那时最大的民营轮船公司。陈顺通被称为“船王”。

1936年6月、10月,陈顺通代表“中威”两次与日本大同海运株式会社签约,将“顺丰”(6725吨)与“新太平”(5025吨)租给“大同”使用,租期为12个月。

为预防风险,“中威”分别为两轮向东京海上火灾保险株式会社和三菱海上保险株式会社作了船体投保。租船期满,“顺丰”与“新太平”两轮却下落不明。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

在这次战争中,陈顺通几近悲壮地破产了。1937年8月22日,“源长”轮同其他10多艘轮船一起作为防御工事自沉于江阴要塞。

后来,陈顺通得知失踪的两条船也因被日本海军征用,先后沉没于日本海内:

1938年10月21日,“新太平”在日本海北纬34度47分、东经139度24分的伊豆大岛触礁沉没;1944年12月25日,“顺丰”在南海北纬0度51分、东经108度18分误触日军水雷,爆炸沉没。

船沉没后,东京海上火灾保险株式会社和三菱海上保险株式会社两家保险公司依然遵照原定协议,及时交付了赔偿金。

按照合同规定,“大同”应按月交纳租金,并且最迟应在起租后第13个月的最后一天的24时之前交还承租船舶,并交付 “中威”船租。

但是,这两笔款项无一例外地都由日本政府收存,被解释为“代管”。这笔代管的款项讨要了足足77年,其中的要债对象之一竟是日本国政府的大藏省(即财政部)。

上述情况给陈顺通的讨债带来了多方面的不确定因素,并成为左右他和家族命运方向的力量。

图片

2014年4月22日,被扣押的日本三井株式会社轮船停泊在浙江马迹山港

1939年,日本大同海运株式会社告以“中威”两轮均被日本军方“依法捕获”,而且大同海运株式会社濒临倒闭。

1940年,“大同”正式复函给陈顺通,称两轮被日本政府于1938年8月22日“依法捕获”, 所有权归日本国递信省(交通部),又通过定期租船合同转租给“大同”,由“大同”使用两轮并向日本交通部支付船租。

是年,陈顺通并不知道“新太平”号已经触礁沉没,大同早已领取了此轮的保险金,后纳入日本国库(若干年陈后人的调查)。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

刚满50岁的陈顺通从上海哈同公园旁的四明村步行到外滩,孑立于黄浦江畔,向吴淞口水域久久地眺望。

图片

当时,由陈顺通在上海设立的中威轮船公司在1945年歇业。

1945年至1949年,陈顺通先后5次赴日索赔,都徒劳而返。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在1946年,陈顺通通过国民政府赴日代表团,向驻日盟军最高司令麦克阿瑟递交了战时被劫财物偿还申请书,被告知两轮已经“灭失”,建议“中威须于实物偿还之外,另求补救之道”。

1949年11月,陈顺通逝世于上海,时年54岁。临终前,他把向日本政府索赔的未了心愿托付给了长子陈洽群。

20231012

邮箱:hualian@hualianlaw.com 微信公众号:上海市华联律师事务所 来访接待时间:10:00~16:00 来访预约电话: 021 - 6333 1288
联系我们
上海办公室
上海市九江路333号金融广场8层